如何优雅地睡到一个产品经理

什么?你居然想睡一个产品经理?

姑娘,你要先反思一下自己哪里不对劲了呀,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产品经理是一种怎样的生物?·

我接触过的活的产品经理并不多,所以不能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总结产品经理是怎样的生物性状,但是我可以管中窥豹:他们每天都看上去很忙碌的样子,实际上什么都没做,他们自以为深谙用户心理,然而设计出来的东西把脸都打肿了;他们自以为胸怀天下,着眼大局,实际上多数人只是个不合格的全栈程序员。他们都有或多或少的「神经病」,而且大部分产品经理已经病的无药可救了。

上图来自于我们家产品经理的空间自嘲,他也曾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他?一个每天只会瞎XX的产品经理有什么值得喜欢呢?

虽然在我发现自己对一个「要他何用」的产品经理产生了兴趣的时候,已经问过自己很多次,这个不高不帅不风趣幽默的人,哪里值得我花费心思去想如何睡到他——他是一个很棒的产品经理就够了啊(好了,好了,刀可以从我脖子上拿开了)

产品经理这个岗位是一个很大的范围,因为产品有很多种,2C、2B、游戏、电商等等,不好的产品经理各有各的不好,你可以从他对产品的态度来预见他之后对你的态度。好的产品经理总是会对自己的产品负责,希望自己做出好用的产品,并不断的自我怀疑,对使用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不断探索解决方案,这样他也会对你们之后出现的问题负责;如果这个人觉得功能设计的好就非常棒,那么建议你赶紧逃跑,以后他也会认为自己某个方面厉害就足够了。

(如果他帅到了这个地步,那就啥都别想了,先睡了再说吧)

想睡到一个产品经理,首先你要明白,你至少有两个情敌:他的产品和他的程序员。这是你在靠近他的过程中绕不开的壁垒,同时也是你接近他最好的登天梯。

「我觉得你们家的程序员好萌啊」,然后我们就从聊程序员开始了愉快的聊了起来。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聊天内容的中心只有两个:他的产品,以及他的程序员。

在我以身试法过后,我只想说:和产品经理聊天一点都不优雅!你将会在聊天的过程中,反复的听到,他设计的产品是怎样的有趣,实现的方式是多么的巧妙,细节是如何的动人;你还会听到他是如何给程序员下跪叫爸爸,如何套路程序员放弃代码之美,按照他的想法做,以及如何安抚被他提出的要求搞崩溃的程序员。

在这个时候你就会感受到,产品经理的生活是多么的无聊,情敌的力量是多么强大,那种绝望,不亚于你满心都在萌胡霍 cp 的时候,听闻霍建华和林心如在一起了。姑娘,你要相信,产品经理的生活远远不止你看到的眼前苟且,他们还在朝思暮想着远方更多的程序员啊。

在你已经认清你的情敌就是这两个(甚至以后可能有更多的程序员),并且能够熟练的应和产品经理对这两个话题的孜孜不倦,你就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产品经理们告诉我:如果你想进一步和产品经理谈笑风生,最好多和他聊聊逻辑上的问题。不要觉得逻辑有多难,只要你随便夸一个产品还不错,接下来听他说就可以了。别担心你的评论不专业,你只要引起一个话题,产品经理就能无限的说下去。

好啦,现在你应该已经每天和产品经理聊天到深夜了。想一想,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和产品经理都躺在床上,隔着手机的屏幕,低沉的夜色里,你似乎能够听到他在你耳旁的私语,尽管内容都是你听不懂或者不感兴趣的,但是光是这样的行为就足够让你脸红心跳了呀。

光是盖着棉被纯聊天是没有前途的,毕竟你的目的是睡到他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所以现在你准备好挑逗他了么?

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放心大胆的去用他的产品吧,那些浪漫夜晚中提到的框架,那些他口中津津乐道的机制,那些他为之骄傲的完美细节,现在你都可以去体验了,体验之后,也许你会得出这样的答案——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别担心,并不一定是你在使用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也许是他的设计本身就是这么智障。带着你在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去烦他吧,告诉他,他的设计,你这里也不会用,那里也不会用,他的设计这里有问题,那里也有问题。

别担心他觉的你愚蠢,毕竟傻白甜这种人设还是很受欢迎的。如果他对自己的产品足够负责,足够热爱,接下来,他很可能会鼓励你多多使用,甚至可能会亲自看着你怎么用。你对他的产品表现出来的兴趣,很可能和他会对你产生的兴趣成正比,即使你觉得这个产品吃枣药丸,你也要坚持用下去,并不断的表扬他,因为这样你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和他在一起。什么,你还不知道怎么挑逗他?产品就是他的G点啊。

我问过家里的产品经理,为什么愿意和我这个对产品一点了解都没有,无知浅薄的人聊产品呢?他说:可能是因为你胸大吧(卒。

在经过深夜的聊天,产品的挑逗之后,如果你已经感受到他对你的喜欢,别犹豫了,直接推倒吧。他们不会抗拒的,尤其是对一个想要靠写文和做产品草粉的产品经理来说,你的出现基本上就是他做产品和写文章的最终目的了。还有什么比告诉他你被他的产品吸引更高的褒奖呢?还有什么比他在和你讲产品时候的一脸满足更动人呢?

到了这里,姑娘,你基本已经实现了最初的想法,成功的睡到了产品经理,如果体验还不错的话,你会不会希望发展出更多的夜晚和升华的关系呢?在你的心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多的都要飞出来了的时候,我要提醒你,时刻牢记,他是一个产品经理,你可能是他的,然而,他并不是你的,他一直都是产品和程序员的。

姑娘,如果你分不清,是你套路了他,还是他套路了你,我只能劝你别太走心,即便是除了他的产品和程序员以外,你也不是唯一。产品经理告诉我:每个产品经理都希望自己的用户多一些。

TECH2IPO/创见

周二创见 | 产品碎碎念:产品经理和程序员是共轭铲屎官

创见晚报 | 周二创见:产品碎碎念:产品经理和程序员是共轭铲屎官

专栏作者:戈弋

创见的美少女产品经理,最常用的产品工具是墨刀和膝盖(下跪)。

产品经理本质上是一个铲屎官,程序员是他的主子。

在工作中,大家都知道,产品经理要学会熟练的下跪。

男的产品经理,要跪下来求程序员改程序,女的产品经理,也要做一回程序员鼓励师,好声好气的说点好话,否则程序员爸爸生气的话,分分钟要你好看。

再加上程序员加班的时候,负责任的产品经理,都是需要留下来陪着加班的,顺带帮忙买个盒饭,帮忙按摩按摩什么的。(男性产品经理请不要随意按摩,可能会被当成性骚扰。)

从某种程度来说程序员就是产品经理的主子们,而产品经理就是程序员的铲屎官。

于是我心血来潮,把研发小组的名称改成了“XXX和他的铲屎官”(XXX是我们家程序员的名字)

然后负责运营的人就感叹了一句,是不是反了?感觉是XXX天天在给我们。。。。(你懂的)

于是我把讨论组名称改成XXX和他的猫咪们。

我仔细一想,每天辛辛苦苦替我们这群混蛋运营产品实现各种各样难以名状的需求,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我们的铲屎官。

更可怕的是,有时候需求还会变动,这就好像你铲屎的时候,以为这是干的屎球,碰了一下,碎了,里面全是稀的,哎哟卧槽太可怕了。

于是,我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在心灵上,产品经理要做程序员的铲屎官,在工作室,程序员要做产品经理的铲屎官,大家相互扶持,才能做出一款好产品,简单地说,产品经理和程序员的关系就是共轭铲屎官。

产品经理不但要讲清楚自己的需求,把逻辑理通理顺,还需要让程序员明白自己这么做的意义失身, 做了这个功能,这个改动,我们的产品价值如何提升了,让程序员充分了解自己的想法同时感受到自己工作的意义。

程序员可以有一点耐心,多问产品经理几个问题,把他问得哑口无言他自然就会把需求改得好一点。

当然,更重要的是不要没事拉屎,拉屎拉到猫砂里面也很重要。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脑子正常的产品经理是想要刻意拉屎的,但是人都是从年轻走到成熟的,我的PRD最早被我们程序员黑惨了,现在好多了,我们已经不用PRD这种无聊的沟通方式了,都是直接在群里吼一声。(我觉得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倒退)感谢程序员对我的包容。

如果大家能拿出养猫的态度来对待对方的话,世界上将会少很多无所谓的纷争,我觉得我还需要努力。

你们看,我这么优秀的铲屎官是不是很棒,有没有程序员很想来做我的共轭铲屎官啊?现在,TECH2IPO创见正在招募全栈PHP工程师,有兴趣的同学点这里:http://www.lagou.com/jobs/1751782.html,同时也招募实习生哦~~

TECH2IPO/创见

到了药店不知道买什么药?西北地区首个医药O2O项目可以让患者去药房问诊

走进药店却不知道买什么药的困惑,或许不少人都曾经历过。但这一窘境很快将得到解决:药店内提供远程在线问诊咨询服务,顾客经过在线医生的问诊,获得医疗服务,买到对症药品——类似的场景即将在甘肃省成为现实。6 月 18 日,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成立后首个项目落户西北的揭牌仪式在甘肃金昌市举办,德生堂集团及旗下 111 医药馆位于甘肃省的近 300 家线下门店将接入阿里健康网络医院的「一分钟诊所」,在店内为消费者提供专业、即时的在线医药咨询服务。

当天,在金昌市人民政府、金昌市卫计委主办的「2016 中国互联网+社区医疗高峰论坛暨阿里健康网络医院落户西北揭牌仪式」上,金昌糖尿病专科医院、金昌市中医院和金昌市金川区中医院,与阿里健康签署合作协议,将通过阿里健康网络医院平台,为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成员所辖的药房门店提供「一分钟诊所」在线医药咨询服务。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主席、德生堂集团董事长龙岩在现场宣布,德生堂集团及旗下 111 医药馆位于甘肃省的近 300 家门店,将于近期率先开通这项服务。未来,还将为居民提供包括慢病管理、康复指导、疾病预防、健康教育等现有医疗机构体系所缺失的个性化和人性化服务,提高居民的健康水平、疾病治愈率、减缓疾病发展、以及预防疾病伤害发生的医疗健康管理服务。

随着中国医药零售行业近年来的快速发展,零售药房在全国达到了较高的覆盖率,无论是在一线城市还是偏远农村,药店的身影都随处可见,药店因而极有可能变身为社区健康管理的一个重要入口。然而,由于药师资源的紧缺,且绝大部分药店的店员并不具备专业的医药知识,无法解决附近居民的医药咨询需求。而阿里健康网络医院为药房门店专门设计的「一分钟诊所」服务,正好填补了药店的这一不足。

据了解,「一分钟诊所」的操作流程是,患者来到药店,通过药店内的移动设备或电脑登陆「一分钟诊所」,根据自身症状选择医生后,通过语音或图文与医生沟通病况,在线医生则按照在线问诊咨询的实际情况提供康复或用药建议。龙岩表示,和当地医疗机构合作开办的「一分钟诊所」,为线下药房提供中立、客观的「坐堂医生」服务,通过专业、即时的在线咨询,既提高了联盟成员药店的药师服务能力,也解决了患者购药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此次在门店引入阿里健康网络医院的「一分钟诊所」,是发挥先锋联盟整合能力,丰富线下药店服务场景的第一步。

在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阿里健康董事康凯看来,中国医药 O2O 正处于挑战和机遇并存的变革时代,先锋联盟的成员正在把握这一机遇,从传统的药品货架销售方式,向提供医药健康服务的全能型模式转变。先锋联盟未来将致力于打造两个入口、三个升级,集中力量将联盟内的药房打造为社区居民便利购物的入口、健康体验的入口,使药房实现商品升级、服务升级、和理念升级。「接下来,阿里健康将为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成员引入更多的优质医疗机构,并计划年内在三十余个城市的数千家药房门店开通『一分钟诊所』的服务。」康凯说。

如果说甘肃省的形态像一个纺锤,金昌市恰位于「纺锤」的中部。这里既是古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也是「中国的镍都」。金昌市卫计委副主任、金昌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玉堂表示,此次阿里健康网络医院落户金昌,不但继续推动了当地加快分级诊疗的医改进程,也为甘肃互联网医疗+社区又添加了一条创新探索的道路。

TECH2IPO/创见

最新研究表明,自己组装的机器人更招你喜欢

在学术界,有一种理论被称为「宜家效应」。它阐述的是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人们往往更加偏爱自己动手组装的产品,并且对这种产品的价值以及自己的创造性产生更高的评价」。「宜家效应」表明了「自我代入感」的重要性,当你亲自动手制作一件东西时,你为其投入了个人的劳动,从而使得这件东西让你感觉拥有更多的原创性和归属感,结果便是让你对自己制作的东西有更高的评价和认可度。

最近,两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媒体影响研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打算研究一下「宜家效应」是否也同样适用于机器人。这两位研究人员,Yuan Sun 和 S. Shyam Sundar 表示,过去的人机交互研究已经表明,「自我代入」效应已经存在于类似自定义应用软件界面这样基础的事情上,这种效应给技术带来了更多积极的评价,更强的控制感和认同感,以及更好的用户参与感和产品依恋感。如果这种效应也同样适用于机器人,我们应该如何使用这种效应,从而提高用户对机器人的接受度? 今年年初,Sun 和 Sundar 为此做了一系列的实验,并在新西兰举办的 ACM/IEEE 人机交互国际会议上公布了其研究成果。

为了辨别用户对机器人接受程度,是取决于他们先前对机器人的了解程度,还是在组装机器人时的参与程度,研究人员招募了 80 名大学生参与到组装机器人的研究中。实验分成两组,一组大学生分配了一个机器人 (一款 Kumotek KT-X Gladiator 类人机器人),他们需要给这个机器人装上一块电池,连接计算机,再运行一个简单的软件安装程序;另外一组大学生只观看一名实验人员操作同样的组装流程。组装完成后,两组大学生再跟各组的机器人互动 5-10 分钟。最后,所有的大学生填写一份关于归属感和成就感的调查问卷,以及他们对安装过程的感受。以下是研究结果:

研究结果明确地证实了,自己动手参与组装了机器人的大学生用户拥有更强的「自我代入」感,并对与机器人的互动过程给出了更多的积极评价。就像自行组装家具和自主设计产品一样,组装一个机器人似乎也同样会产生出一种「这是我自己设计的」积极的效果。在没有实际的或法定的所有权的情况下,这种拥有感是提高机器人价值的决定性因素。相较于亲自组装一个机器人,熟悉机器人的内部运作和仅仅与预装完好的机器人互动,前者的确能产生一种「这个机器人是我的」这样一种归属感。这种自我暗示让用户对机器人品质的感受和用户体验带来了积极的影响。

不过,这种效果只有在机器人的组装过程并不是特别繁琐或是特别困难,以至于让用户有挫败感的前提下才有效,但是只要这种效应产生了,它的积极效果就会特别明显。两位研究者写道:「这种由亲自动手组装带来的自我代入感如此强烈,以至于无论机器人本身的功能和作用如何都不会影响这种效应的结果。」

总之,这个研究表明:即使你能拿出完全组装好的,能正常运行的机器人进行销售,但是如果你能让人们参与到机器人的组装过程中来,或是让他们做一些简单的个性化,他们会更喜欢你的机器人 (还会认为这是更好的一个)。

在组装机器人的过程中,几个简单的步骤就可以给用户灌输这种 自我代入感。机器人的主体部分可能得由工厂完成,余下几个外部的零件留给用户自己组装,这些部分可以是用户私人订制部分,从而让用户可以获得个性化的机器人。只要组装过程不会过于繁重,这种行动本身就能灌输用户代入感,并建立起对机器人的积极评价。

研究人员表示,在机器人的寿命周期内,持续的修补更新可以周期性地维持和更新这种自我代入感,从而让用户建立起与机器人更强烈、更紧密的关系,并且能使机器人不断地去进化从而不断适应用户的需求。不过,这个研究解决不了的是,这种感情能持续多久,也就是自我代入感能持续多久,间隔多久需要再重新建立这种自我代入感,但这些都是研究人员期望在未来的研究中去探索的事情了。

本文来源:spectrum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 / 创见 落地麦子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ECH2IPO/创见

社交活动中因为手机冷落了其他人?大家都习惯啦

和其他人待在一起时使用手机往往被认为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但人们总是会忍不住的玩手机。也许有些人会因此心怀歉意:「实在不好意思啦,我刚刚需要给某人发送个短信/发送一封邮件/查一下地图。」但最近,越来越多的人们认为,不让其他人使用手机的行为更不友好。如果因为其他人不能百分百集中注意力而责怪别人,这可能会显得十分苛刻且不友善。如果群体活动中的某个人开始玩手机,那么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也拿出你的手机,刷一刷微博和 Instagram。

在社交活动中玩手机这种行为在英文中被称为「phubbing」——由单词「手机」(phone)和单词「冷落」(snubbing)构成的合成词。一项发布在《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的全新调查研究了为什么人们会因为手机而冷落其他人,以及这种现象又是如何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常态。

一共有 276 名受调查者填写了这项调查的问卷,这组调查问卷涉及了受调查者因为手机冷落他人和因为手机而被冷落的经历调查,以及对于网络的上瘾程度、对于智能手机的上瘾程度、自制力,还有对于失去联系的恐惧感。这些调查结果都证实了原本的预测:那些经常在集体活动中盯着手机屏幕的人往往没有很好的自制力,并且有较高的信息强迫症以及对网络和智能手机也有着很强的依赖。(虽然关于人们是否真的会对网络「成瘾」仍然值得研究,但目前这项研究所标明的「上瘾」程度已经基本能确定一个人是否会禁不住地去上网和使用智能手机,以及网络和智能手机是否真的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

有趣的是,研究表明,那些越容易因为手机而冷落其他人的人本身也越容易因为手机而被其他人冷落。来自肯特大学的该项研究的作者提出了一些可以解释该现象的原因:就像是一个简单的报复行为,如果你正想和某些人聊天而他们却在玩手机,那么你也只好去玩自己的手机。

当然,也会有很多人同时在社交活动中玩手机的情况。如果活动中的某个人第一个开始玩手机,这就好比给其他人开了个头,其他人就会认为:在这个活动中玩手机可能是被默许的,因为其他人也在玩手机。毕竟,如果在这里玩手机是不对的,那为什么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玩?没有人制止吗?

另外一个原因,人们容易潜意识里觉得其他人也认同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因为手机而忽略其他人这种行为就非常容易造成「错误共识效应」。如果一个人认为在聚餐时刷 Twitter 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他可能是潜意识中假定了其他所有人也不介意这种行为。所以他本身也不会有什么社交压力。

所有原因其实都可以总结为涟漪效应,比如当一次聚会从「聚会时间」变成了「手机时间」。也许最初我们是因为其他人在聚会上玩手机我们才开始玩的,但这样的行为越多,反而大家也就习惯了,社交活动中玩手机这种行为看起来也就没那么没礼貌。

研究者表明:「我们的数据显示,如果所在环境中的人们都在不断地转变着自己的身份——从看别人玩手机变成了自己在玩手机,玩手机这件事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

更早的研究表明,恋爱关系中的人会因为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个会因为手机而忽略他人的人而幸福感下降。但由于「在社交活动中玩手机」这种行为变得逐渐常态化,这项研究的后续结果可能也会更加有趣。也许人类现在的生活真的要被智能手机支配了,但起码要记住一点:如果自己会因为智能手机而忽略其他人,那自己也肯定为因为智能手机而被其他人忽略。

文章来源:THE ATLANTIC,TECH2IPO / 创见 岚因 编译,首发于创见科技(http://tech2ipo.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TECH2IPO/创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