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保守固执的英国人如何畅想2036

在下一个20年里,时尚、医疗和金融行业将面临一次转型。到2036年的时候,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没有现金的世界,用无人机来递送披萨,通过虚拟现实来预约看病。日前,在伦敦官方宣传公司London and Partners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描绘出了这样一幅未来蓝图,而其灵感,则来源于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科技趋势研究团队所作出的一系列预测。

该公司研究人员对2000多名英国人做了问卷调查,调查的问题是他们认为未来科技会改变人们生活的哪些方面。调查结果表明:英国消费者们认为,在下个20年里,时尚、医疗保健和金融都位列于转型产业名单之内。

超过55%的受访者认为,穿着智能穿戴服装将会变得普遍,同时,还有53%的受访者认为3D打印技术将会用于制作人体器官。英国人还预测,将来生病的时候也不再需要去医院了,而是在家通过虚拟现实技术与医生进行见面,获取相关的诊断和帮助。超过一半的受访民众还认为,在下个20年里,大多数道路上无人驾驶汽车的数量将超过普通汽车。有近20%的受访者认为虚拟女友或是男友会很普遍,还有近半数的受访者认为,世界上的首个克隆人将在2036年出现。

这项调查是在本周一开幕的伦敦科技周上发布的。帝国理工学院负责创新事务的副主席、教授David Gann表示,伦敦的技术专家、科学家、医生和企业家们正在创造一个全新的未来。

“积极拥抱新技术的伦敦市民欢迎那些给我们的生活方式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技术进步,而如何利用科技进步促进城市发展,对伦敦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伦敦市市长 Sadiq Khan在科技周上说道。

谷歌和亚马逊正在研究使用无人机来运送订单,大规模应用指日可待。不仅如此,一些研究还发现,无人机将在众多商业领域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高盛集团的一项研究就发现,在不久的将来,商用无人机最受欢迎的领域将会是建筑行业,工程师们将会用无人机来进行测量和绘图。

咨询公司PwC的另一项调查显示:全球的无人机市场目前估值在20亿美元左右,预计4年后,无人机在商业服务和替代劳动力上的价值将上涨到1270亿美元,

经济学家们越来越担心“机器人的崛起”和其它科技创新给社会就业水平带来的影响。

最近,麦当劳前任CEO Ed Rensi就警告说,机器人将会接管快餐行业,因为他们工作比人更便宜、更有效率。

2036年,有可能发生的事

1. 现金被数字化货币取代。

2. 通过虚拟现实预约看病成为现实。

3. 智能穿戴衣物随处可见。

4. 3D打印会被用于制作人体器官。

5. 马路上,无人驾驶汽车数量超过普通汽车。

6. 披萨都将是由无人机派送。

2036年,不太可能发生的事

1. 人类首个克隆人诞生。

2. 商业太空飞行普及到每个大型机场。

3. 可以植入人体内部的连接设备。

4. 出现首个进入公司董事会的人工智能。

5. 虚拟男友或女友会十分常见。

6. 机器人的数量超过人类的数量。

本文来源:independent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 / 创见 落地麦子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ECH2IPO/创见

为了7月的阿里公益大会 「马仓颉」专门造了一个字

这个七月,就是将于7月9日至10日,由杭州市政府和阿里巴巴在杭州主办的全球 XIN(亲下面加心,奏是头图里的的那个字)公益大会。据说是「无数普通人举办一个世界级的大会」,阿里方面有一个特别中二的活动介绍:

会议的主角,是一群一直以来默默躬身于公益事业的草根英雄,他们以一股股微弱的力量,践行着让世界更美好的梦想。7月9日和10日两天,他们的梦想与践行将在杭州汇聚在一起,如星辰大海。

不过这些参加的公益人士的确有着令人感动的事迹。

 寸玉周是鹤庆草海本地人,原来是一个商人,生意做的很成功,但是他放弃了挣更多钱的机会,拿着不到 2000 块钱的微薄工资,和一群 20 多岁的小年轻「混」在一起,做为鹤庆草海保护中心的一员,保护着鹤庆草海那一片面积不到 2 平方公里的「小水塘」;

自然之友负责人张伯驹,在新环保法生效后,及时依法履行民间组织的职责,替大自然代言,将生态环境破坏者送上法庭,通过法律手段为中国绿色发展保驾护航;

中国有 2600 多个自然保护区,其中 75% 的保护区周边的人口都属于相对贫困人群,这些社区拥有最好的水资源、土壤资源、空气资源,生产最好的农产品,但是这些农产品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谢焱建立的保护地友好体系,正是解决保护区周边社区发展的一个非常有益的尝试;

绿色江河的杨欣,致力于保护三江源的生态环境,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长江民间生态保护站……

这这是其中的一部分,而首届 XIN 公益大会要做的,就是「把无数朵如此普通的浪花汇聚在一起,掀起公益理念传播的巨浪」。就像马云经常说的:做公益要高调。

公益也早就弥漫着互联网的特质,阿里巴巴也做过不少具有公益性质的活动,如通过明星演唱会众筹、公益朗诵会等创新形式引起社会公众广泛关注的「唤醒沉睡的耳朵」项目,为万千贫困聋儿进行人工耳蜗资助、康复训练资助以及聋儿家长培训等;又如百城万人残疾人网络就业行动,通过组织各地 残疾人开展淘宝云客服的培训、学习、后续管理、心理干预等方式,为大量的残疾人提供就业机会,还通过网络众筹了首个残疾人集体婚礼;还有通过网络众筹和创 意众包,联合各界保护喀什地区的小圆枣古树,促进农户增收脱贫、青年返乡的维吉达尼小圆古树认养项目……

在众多互联网属性的公益项目中,最为引人瞩目,同时也更具纵深意义的项目,自然是农村淘宝致力于用互联网改变农村的「你好,乡亲」项目。农村淘宝是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项目,通过与各地政府深度合作,以电子商务平台为基础,通过搭建县村两级服务网络,充分发挥电子商务优势,突破物流、信息流的瓶颈,实现「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功能。在三至五年内,阿里巴巴投资 100 亿元,建立 1000 个县级服务中心和 10 万个村级服务站,服务农民、创新农业,同时辅助以各类公益项目,让农村变得更美好。

阿里巴巴也说,这次大会是「走心」的大会,并专门为大会创造了一个无论是新华字典还是大不列颠百科全书都没有的新字:XIN(亲下面加心)。

TECH2IPO/创见

如何优雅地睡到一个产品经理

什么?你居然想睡一个产品经理?

姑娘,你要先反思一下自己哪里不对劲了呀,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产品经理是一种怎样的生物?·

我接触过的活的产品经理并不多,所以不能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总结产品经理是怎样的生物性状,但是我可以管中窥豹:他们每天都看上去很忙碌的样子,实际上什么都没做,他们自以为深谙用户心理,然而设计出来的东西把脸都打肿了;他们自以为胸怀天下,着眼大局,实际上多数人只是个不合格的全栈程序员。他们都有或多或少的「神经病」,而且大部分产品经理已经病的无药可救了。

上图来自于我们家产品经理的空间自嘲,他也曾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他?一个每天只会瞎XX的产品经理有什么值得喜欢呢?

虽然在我发现自己对一个「要他何用」的产品经理产生了兴趣的时候,已经问过自己很多次,这个不高不帅不风趣幽默的人,哪里值得我花费心思去想如何睡到他——他是一个很棒的产品经理就够了啊(好了,好了,刀可以从我脖子上拿开了)

产品经理这个岗位是一个很大的范围,因为产品有很多种,2C、2B、游戏、电商等等,不好的产品经理各有各的不好,你可以从他对产品的态度来预见他之后对你的态度。好的产品经理总是会对自己的产品负责,希望自己做出好用的产品,并不断的自我怀疑,对使用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不断探索解决方案,这样他也会对你们之后出现的问题负责;如果这个人觉得功能设计的好就非常棒,那么建议你赶紧逃跑,以后他也会认为自己某个方面厉害就足够了。

(如果他帅到了这个地步,那就啥都别想了,先睡了再说吧)

想睡到一个产品经理,首先你要明白,你至少有两个情敌:他的产品和他的程序员。这是你在靠近他的过程中绕不开的壁垒,同时也是你接近他最好的登天梯。

「我觉得你们家的程序员好萌啊」,然后我们就从聊程序员开始了愉快的聊了起来。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聊天内容的中心只有两个:他的产品,以及他的程序员。

在我以身试法过后,我只想说:和产品经理聊天一点都不优雅!你将会在聊天的过程中,反复的听到,他设计的产品是怎样的有趣,实现的方式是多么的巧妙,细节是如何的动人;你还会听到他是如何给程序员下跪叫爸爸,如何套路程序员放弃代码之美,按照他的想法做,以及如何安抚被他提出的要求搞崩溃的程序员。

在这个时候你就会感受到,产品经理的生活是多么的无聊,情敌的力量是多么强大,那种绝望,不亚于你满心都在萌胡霍 cp 的时候,听闻霍建华和林心如在一起了。姑娘,你要相信,产品经理的生活远远不止你看到的眼前苟且,他们还在朝思暮想着远方更多的程序员啊。

在你已经认清你的情敌就是这两个(甚至以后可能有更多的程序员),并且能够熟练的应和产品经理对这两个话题的孜孜不倦,你就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产品经理们告诉我:如果你想进一步和产品经理谈笑风生,最好多和他聊聊逻辑上的问题。不要觉得逻辑有多难,只要你随便夸一个产品还不错,接下来听他说就可以了。别担心你的评论不专业,你只要引起一个话题,产品经理就能无限的说下去。

好啦,现在你应该已经每天和产品经理聊天到深夜了。想一想,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和产品经理都躺在床上,隔着手机的屏幕,低沉的夜色里,你似乎能够听到他在你耳旁的私语,尽管内容都是你听不懂或者不感兴趣的,但是光是这样的行为就足够让你脸红心跳了呀。

光是盖着棉被纯聊天是没有前途的,毕竟你的目的是睡到他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所以现在你准备好挑逗他了么?

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放心大胆的去用他的产品吧,那些浪漫夜晚中提到的框架,那些他口中津津乐道的机制,那些他为之骄傲的完美细节,现在你都可以去体验了,体验之后,也许你会得出这样的答案——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别担心,并不一定是你在使用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也许是他的设计本身就是这么智障。带着你在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去烦他吧,告诉他,他的设计,你这里也不会用,那里也不会用,他的设计这里有问题,那里也有问题。

别担心他觉的你愚蠢,毕竟傻白甜这种人设还是很受欢迎的。如果他对自己的产品足够负责,足够热爱,接下来,他很可能会鼓励你多多使用,甚至可能会亲自看着你怎么用。你对他的产品表现出来的兴趣,很可能和他会对你产生的兴趣成正比,即使你觉得这个产品吃枣药丸,你也要坚持用下去,并不断的表扬他,因为这样你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和他在一起。什么,你还不知道怎么挑逗他?产品就是他的G点啊。

我问过家里的产品经理,为什么愿意和我这个对产品一点了解都没有,无知浅薄的人聊产品呢?他说:可能是因为你胸大吧(卒。

在经过深夜的聊天,产品的挑逗之后,如果你已经感受到他对你的喜欢,别犹豫了,直接推倒吧。他们不会抗拒的,尤其是对一个想要靠写文和做产品草粉的产品经理来说,你的出现基本上就是他做产品和写文章的最终目的了。还有什么比告诉他你被他的产品吸引更高的褒奖呢?还有什么比他在和你讲产品时候的一脸满足更动人呢?

到了这里,姑娘,你基本已经实现了最初的想法,成功的睡到了产品经理,如果体验还不错的话,你会不会希望发展出更多的夜晚和升华的关系呢?在你的心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多的都要飞出来了的时候,我要提醒你,时刻牢记,他是一个产品经理,你可能是他的,然而,他并不是你的,他一直都是产品和程序员的。

姑娘,如果你分不清,是你套路了他,还是他套路了你,我只能劝你别太走心,即便是除了他的产品和程序员以外,你也不是唯一。产品经理告诉我:每个产品经理都希望自己的用户多一些。

TECH2IPO/创见

周二创见 | 产品碎碎念:产品经理和程序员是共轭铲屎官

创见晚报 | 周二创见:产品碎碎念:产品经理和程序员是共轭铲屎官

专栏作者:戈弋

创见的美少女产品经理,最常用的产品工具是墨刀和膝盖(下跪)。

产品经理本质上是一个铲屎官,程序员是他的主子。

在工作中,大家都知道,产品经理要学会熟练的下跪。

男的产品经理,要跪下来求程序员改程序,女的产品经理,也要做一回程序员鼓励师,好声好气的说点好话,否则程序员爸爸生气的话,分分钟要你好看。

再加上程序员加班的时候,负责任的产品经理,都是需要留下来陪着加班的,顺带帮忙买个盒饭,帮忙按摩按摩什么的。(男性产品经理请不要随意按摩,可能会被当成性骚扰。)

从某种程度来说程序员就是产品经理的主子们,而产品经理就是程序员的铲屎官。

于是我心血来潮,把研发小组的名称改成了“XXX和他的铲屎官”(XXX是我们家程序员的名字)

然后负责运营的人就感叹了一句,是不是反了?感觉是XXX天天在给我们。。。。(你懂的)

于是我把讨论组名称改成XXX和他的猫咪们。

我仔细一想,每天辛辛苦苦替我们这群混蛋运营产品实现各种各样难以名状的需求,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我们的铲屎官。

更可怕的是,有时候需求还会变动,这就好像你铲屎的时候,以为这是干的屎球,碰了一下,碎了,里面全是稀的,哎哟卧槽太可怕了。

于是,我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在心灵上,产品经理要做程序员的铲屎官,在工作室,程序员要做产品经理的铲屎官,大家相互扶持,才能做出一款好产品,简单地说,产品经理和程序员的关系就是共轭铲屎官。

产品经理不但要讲清楚自己的需求,把逻辑理通理顺,还需要让程序员明白自己这么做的意义失身, 做了这个功能,这个改动,我们的产品价值如何提升了,让程序员充分了解自己的想法同时感受到自己工作的意义。

程序员可以有一点耐心,多问产品经理几个问题,把他问得哑口无言他自然就会把需求改得好一点。

当然,更重要的是不要没事拉屎,拉屎拉到猫砂里面也很重要。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脑子正常的产品经理是想要刻意拉屎的,但是人都是从年轻走到成熟的,我的PRD最早被我们程序员黑惨了,现在好多了,我们已经不用PRD这种无聊的沟通方式了,都是直接在群里吼一声。(我觉得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倒退)感谢程序员对我的包容。

如果大家能拿出养猫的态度来对待对方的话,世界上将会少很多无所谓的纷争,我觉得我还需要努力。

你们看,我这么优秀的铲屎官是不是很棒,有没有程序员很想来做我的共轭铲屎官啊?现在,TECH2IPO创见正在招募全栈PHP工程师,有兴趣的同学点这里:http://www.lagou.com/jobs/1751782.html,同时也招募实习生哦~~

TECH2IPO/创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