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药店不知道买什么药?西北地区首个医药O2O项目可以让患者去药房问诊

走进药店却不知道买什么药的困惑,或许不少人都曾经历过。但这一窘境很快将得到解决:药店内提供远程在线问诊咨询服务,顾客经过在线医生的问诊,获得医疗服务,买到对症药品——类似的场景即将在甘肃省成为现实。6 月 18 日,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成立后首个项目落户西北的揭牌仪式在甘肃金昌市举办,德生堂集团及旗下 111 医药馆位于甘肃省的近 300 家线下门店将接入阿里健康网络医院的「一分钟诊所」,在店内为消费者提供专业、即时的在线医药咨询服务。

当天,在金昌市人民政府、金昌市卫计委主办的「2016 中国互联网+社区医疗高峰论坛暨阿里健康网络医院落户西北揭牌仪式」上,金昌糖尿病专科医院、金昌市中医院和金昌市金川区中医院,与阿里健康签署合作协议,将通过阿里健康网络医院平台,为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成员所辖的药房门店提供「一分钟诊所」在线医药咨询服务。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主席、德生堂集团董事长龙岩在现场宣布,德生堂集团及旗下 111 医药馆位于甘肃省的近 300 家门店,将于近期率先开通这项服务。未来,还将为居民提供包括慢病管理、康复指导、疾病预防、健康教育等现有医疗机构体系所缺失的个性化和人性化服务,提高居民的健康水平、疾病治愈率、减缓疾病发展、以及预防疾病伤害发生的医疗健康管理服务。

随着中国医药零售行业近年来的快速发展,零售药房在全国达到了较高的覆盖率,无论是在一线城市还是偏远农村,药店的身影都随处可见,药店因而极有可能变身为社区健康管理的一个重要入口。然而,由于药师资源的紧缺,且绝大部分药店的店员并不具备专业的医药知识,无法解决附近居民的医药咨询需求。而阿里健康网络医院为药房门店专门设计的「一分钟诊所」服务,正好填补了药店的这一不足。

据了解,「一分钟诊所」的操作流程是,患者来到药店,通过药店内的移动设备或电脑登陆「一分钟诊所」,根据自身症状选择医生后,通过语音或图文与医生沟通病况,在线医生则按照在线问诊咨询的实际情况提供康复或用药建议。龙岩表示,和当地医疗机构合作开办的「一分钟诊所」,为线下药房提供中立、客观的「坐堂医生」服务,通过专业、即时的在线咨询,既提高了联盟成员药店的药师服务能力,也解决了患者购药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此次在门店引入阿里健康网络医院的「一分钟诊所」,是发挥先锋联盟整合能力,丰富线下药店服务场景的第一步。

在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阿里健康董事康凯看来,中国医药 O2O 正处于挑战和机遇并存的变革时代,先锋联盟的成员正在把握这一机遇,从传统的药品货架销售方式,向提供医药健康服务的全能型模式转变。先锋联盟未来将致力于打造两个入口、三个升级,集中力量将联盟内的药房打造为社区居民便利购物的入口、健康体验的入口,使药房实现商品升级、服务升级、和理念升级。「接下来,阿里健康将为中国医药 O2O 先锋联盟成员引入更多的优质医疗机构,并计划年内在三十余个城市的数千家药房门店开通『一分钟诊所』的服务。」康凯说。

如果说甘肃省的形态像一个纺锤,金昌市恰位于「纺锤」的中部。这里既是古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也是「中国的镍都」。金昌市卫计委副主任、金昌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玉堂表示,此次阿里健康网络医院落户金昌,不但继续推动了当地加快分级诊疗的医改进程,也为甘肃互联网医疗+社区又添加了一条创新探索的道路。

TECH2IPO/创见

最新研究表明,自己组装的机器人更招你喜欢

在学术界,有一种理论被称为「宜家效应」。它阐述的是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人们往往更加偏爱自己动手组装的产品,并且对这种产品的价值以及自己的创造性产生更高的评价」。「宜家效应」表明了「自我代入感」的重要性,当你亲自动手制作一件东西时,你为其投入了个人的劳动,从而使得这件东西让你感觉拥有更多的原创性和归属感,结果便是让你对自己制作的东西有更高的评价和认可度。

最近,两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媒体影响研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打算研究一下「宜家效应」是否也同样适用于机器人。这两位研究人员,Yuan Sun 和 S. Shyam Sundar 表示,过去的人机交互研究已经表明,「自我代入」效应已经存在于类似自定义应用软件界面这样基础的事情上,这种效应给技术带来了更多积极的评价,更强的控制感和认同感,以及更好的用户参与感和产品依恋感。如果这种效应也同样适用于机器人,我们应该如何使用这种效应,从而提高用户对机器人的接受度? 今年年初,Sun 和 Sundar 为此做了一系列的实验,并在新西兰举办的 ACM/IEEE 人机交互国际会议上公布了其研究成果。

为了辨别用户对机器人接受程度,是取决于他们先前对机器人的了解程度,还是在组装机器人时的参与程度,研究人员招募了 80 名大学生参与到组装机器人的研究中。实验分成两组,一组大学生分配了一个机器人 (一款 Kumotek KT-X Gladiator 类人机器人),他们需要给这个机器人装上一块电池,连接计算机,再运行一个简单的软件安装程序;另外一组大学生只观看一名实验人员操作同样的组装流程。组装完成后,两组大学生再跟各组的机器人互动 5-10 分钟。最后,所有的大学生填写一份关于归属感和成就感的调查问卷,以及他们对安装过程的感受。以下是研究结果:

研究结果明确地证实了,自己动手参与组装了机器人的大学生用户拥有更强的「自我代入」感,并对与机器人的互动过程给出了更多的积极评价。就像自行组装家具和自主设计产品一样,组装一个机器人似乎也同样会产生出一种「这是我自己设计的」积极的效果。在没有实际的或法定的所有权的情况下,这种拥有感是提高机器人价值的决定性因素。相较于亲自组装一个机器人,熟悉机器人的内部运作和仅仅与预装完好的机器人互动,前者的确能产生一种「这个机器人是我的」这样一种归属感。这种自我暗示让用户对机器人品质的感受和用户体验带来了积极的影响。

不过,这种效果只有在机器人的组装过程并不是特别繁琐或是特别困难,以至于让用户有挫败感的前提下才有效,但是只要这种效应产生了,它的积极效果就会特别明显。两位研究者写道:「这种由亲自动手组装带来的自我代入感如此强烈,以至于无论机器人本身的功能和作用如何都不会影响这种效应的结果。」

总之,这个研究表明:即使你能拿出完全组装好的,能正常运行的机器人进行销售,但是如果你能让人们参与到机器人的组装过程中来,或是让他们做一些简单的个性化,他们会更喜欢你的机器人 (还会认为这是更好的一个)。

在组装机器人的过程中,几个简单的步骤就可以给用户灌输这种 自我代入感。机器人的主体部分可能得由工厂完成,余下几个外部的零件留给用户自己组装,这些部分可以是用户私人订制部分,从而让用户可以获得个性化的机器人。只要组装过程不会过于繁重,这种行动本身就能灌输用户代入感,并建立起对机器人的积极评价。

研究人员表示,在机器人的寿命周期内,持续的修补更新可以周期性地维持和更新这种自我代入感,从而让用户建立起与机器人更强烈、更紧密的关系,并且能使机器人不断地去进化从而不断适应用户的需求。不过,这个研究解决不了的是,这种感情能持续多久,也就是自我代入感能持续多久,间隔多久需要再重新建立这种自我代入感,但这些都是研究人员期望在未来的研究中去探索的事情了。

本文来源:spectrum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 / 创见 落地麦子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ECH2IPO/创见

社交活动中因为手机冷落了其他人?大家都习惯啦

和其他人待在一起时使用手机往往被认为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但人们总是会忍不住的玩手机。也许有些人会因此心怀歉意:「实在不好意思啦,我刚刚需要给某人发送个短信/发送一封邮件/查一下地图。」但最近,越来越多的人们认为,不让其他人使用手机的行为更不友好。如果因为其他人不能百分百集中注意力而责怪别人,这可能会显得十分苛刻且不友善。如果群体活动中的某个人开始玩手机,那么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也拿出你的手机,刷一刷微博和 Instagram。

在社交活动中玩手机这种行为在英文中被称为「phubbing」——由单词「手机」(phone)和单词「冷落」(snubbing)构成的合成词。一项发布在《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的全新调查研究了为什么人们会因为手机而冷落其他人,以及这种现象又是如何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常态。

一共有 276 名受调查者填写了这项调查的问卷,这组调查问卷涉及了受调查者因为手机冷落他人和因为手机而被冷落的经历调查,以及对于网络的上瘾程度、对于智能手机的上瘾程度、自制力,还有对于失去联系的恐惧感。这些调查结果都证实了原本的预测:那些经常在集体活动中盯着手机屏幕的人往往没有很好的自制力,并且有较高的信息强迫症以及对网络和智能手机也有着很强的依赖。(虽然关于人们是否真的会对网络「成瘾」仍然值得研究,但目前这项研究所标明的「上瘾」程度已经基本能确定一个人是否会禁不住地去上网和使用智能手机,以及网络和智能手机是否真的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

有趣的是,研究表明,那些越容易因为手机而冷落其他人的人本身也越容易因为手机而被其他人冷落。来自肯特大学的该项研究的作者提出了一些可以解释该现象的原因:就像是一个简单的报复行为,如果你正想和某些人聊天而他们却在玩手机,那么你也只好去玩自己的手机。

当然,也会有很多人同时在社交活动中玩手机的情况。如果活动中的某个人第一个开始玩手机,这就好比给其他人开了个头,其他人就会认为:在这个活动中玩手机可能是被默许的,因为其他人也在玩手机。毕竟,如果在这里玩手机是不对的,那为什么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玩?没有人制止吗?

另外一个原因,人们容易潜意识里觉得其他人也认同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因为手机而忽略其他人这种行为就非常容易造成「错误共识效应」。如果一个人认为在聚餐时刷 Twitter 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他可能是潜意识中假定了其他所有人也不介意这种行为。所以他本身也不会有什么社交压力。

所有原因其实都可以总结为涟漪效应,比如当一次聚会从「聚会时间」变成了「手机时间」。也许最初我们是因为其他人在聚会上玩手机我们才开始玩的,但这样的行为越多,反而大家也就习惯了,社交活动中玩手机这种行为看起来也就没那么没礼貌。

研究者表明:「我们的数据显示,如果所在环境中的人们都在不断地转变着自己的身份——从看别人玩手机变成了自己在玩手机,玩手机这件事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

更早的研究表明,恋爱关系中的人会因为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个会因为手机而忽略他人的人而幸福感下降。但由于「在社交活动中玩手机」这种行为变得逐渐常态化,这项研究的后续结果可能也会更加有趣。也许人类现在的生活真的要被智能手机支配了,但起码要记住一点:如果自己会因为智能手机而忽略其他人,那自己也肯定为因为智能手机而被其他人忽略。

文章来源:THE ATLANTIC,TECH2IPO / 创见 岚因 编译,首发于创见科技(http://tech2ipo.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TECH2IPO/创见

智能硬件创客大赛催生「科技经纪人」新职业,或将解决技术创业成长之痛

6 月 17 日,「云上创客」智能硬件大赛决赛落幕,经数月选拔入围总决赛的 12 个智能硬件团队现场PK,最终 AR 智能眼镜「立达魔镜」(Leader AR Glass)夺取大赛金奖。「巧发力」(智能羽毛球拍)项目和「ROPLE便携体感代步机器人」分获银奖和铜奖。

「云上创客」智能硬件创新大赛由中关村 e 谷联合多地政府、多家创业机构以及产业合作伙伴联合主办,以迅猛发展的智能硬件为北京,覆盖家居、出行、农业、制造业、医疗五大主流行业。大赛致力于帮助停留在概念上的智能硬件通过参赛获得量产,对创业者在智能硬件供应链、元器件供应、产品以及代理工厂方面的难点和痛点进行分析。主办方中关村 e 谷邀请了金百泽、CAXA、易正达等企业作为大赛特别支持方并联合众多合作伙伴,为智能硬件大赛搭建出生态链,为参赛者免费、快捷解决相应环节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大赛为参赛的创业队伍配备了「科技经纪人」,帮助创业团队对接智能硬件上下游产业链各环节合作资源,解决创业团队在供应链、生产等方面的痛点。

智能硬件创业痛点催生「科技经纪人」

与软件创业不同,智能硬件从立项开始,就要做产品调研、方案确定、器件选型、产品打样、供应链、样品、测试、渠道推广、售后等多方面工作,而供应链管理、生产和销售渠道更是令大部分硬件创业者最苦恼的方面。「云上创客」智能硬件大赛针对创业者在智能硬件供应链、元器件供应、产品以及代理工厂方面的难点和痛点进行分析,推出了「科技经纪人」角色。「科技经纪人」帮助项目对接智能硬件上下游产业链合作资源,协助团队发挥核心技术优势从而尽早实现产业化。

智能硬件创业企业痛点很多,比如我们的AR产品中光学系统非常耗电,要怎样才能驾驭电量?怎样才能让电路板布局合理?中关村 e 谷和科技经纪人帮我们找到了金百泽和深圳的一些伙伴,来帮我们寻找解决办法,包括布局方面、传导方面如何考虑,怎样主动散热等等。这些是我们原来做软件所没有想到过的问题。包括我们最近在做融资,也帮助我们进行了投资协议的评估等等,给了很多实在的建议。

此次获得金奖的「立达魔镜」出品方北京畅景立达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李军告诉TECH2IPO/创见,他的创业团队之前在软件方面经验较为丰富,科技经纪人对接的硬件相关合作伙伴在生产等方面给了不少实用意见。

『科技经纪人』团队由中关村e谷内部高管、优秀合作伙伴、大学博士等组成,以团队的形式对创业群体进行培训和交流辅导。在本次大赛的选拔过程中,我们深入行业资源,调动合作伙伴的能量,使之成为创业团队的坚强的后盾和成长的土壤。

大赛科技经纪人获奖代表牛勇强告诉 TECH2IPO/创见,比赛结束后,『科技经纪人』角色将被继续保留并持续为创业者服务。经纪人们还将继续依托e谷『624』服务体系,为创业者提供智能硬件的灵活高效的供应链服务。

「科技经济人」或将成为新兴职业

科技经纪人是很新的一个东西,我们也在尝试跟中关村管委会等的政府一些部门探讨。科技部部长万钢也谈到过,希望在国家层面上培养一批高科技的经纪人,有工科背景有知识背景,又有开发经验,充实到科技创业方面。

中关村 e 谷董事长姜珂向 TECH2IPO/创见表示,未来将联合其他机构共同发起「科技经纪人协会」,帮助这一职业正规化、专业化。

我觉得这个行业未来一定有很广阔的领地。所以我们希望慢慢地跟一些有识之士和一些机构合作发起成立『科技经纪人协会』。国家需要大量的科技经纪人,光靠一个公司力量是不够的,需要更多有识之士加入进来,形成行业的规范,将来什么样的人能成为科技经纪人、科技经纪人需要什么样的素质背景、科技经纪人这个行业的规则,这些东西都需要慢慢地去定义。

姜珂还表示,希望科技经纪人未来会像律师、会计师一样成为受到社会尊重的行业,将技术转移等相关领域做到专业。而这还将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tech2ipo.com)编辑 @喃喃 撰写,转载或使用本文素材进行二次创作请参阅 版权信息

TECH2IPO/创见

阿里张勇说淘宝天猫是Google、Instagram 和Facebook的混合体

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在全球消费品企业高峰论坛(CGF)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今天的阿里巴巴已经远不只是一家电商企业,阿里已经建成了一个电商、消费者媒体和娱乐的联合平台,并且由统一的数据体系和市场营销平台促进循环。这一高度整合的生态系统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正在给企业带来巨大价值,推动他们更好的进行品牌营销,用户管理,渠道拓展和产品开发。阿里也在通过「电商+消费者媒体」生态,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一使命注入全新内涵。

张勇同时在会上继续向全球品牌商、生产商、零售商抛出橄榄枝。张勇表示,阿里巴巴一如既往地将自己过去 16 年积累的互联网能力、商业能力、大数据云计算能力开放,去帮助所有商业伙伴在互联网、数据时代全面转型升级,拥抱未来消费。

有着 60 年历史的全球消费品企业论坛(CGF)是全球零售企业和消费品企业的年度盛会,有着「快消达沃斯」的美誉,每年都会吸引哪些主导着世界零售消费品行业的巨头 CEO 参会,本届会议的嘉宾包括可口可乐,宝洁,联合利华,雀巢,沃尔玛等顶级企业 CEO。然而据 CGF 官方网站介绍,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的主题演讲才是本次论坛头号亮点,在各类圆桌讨论中,阿里巴巴的名字被反复提及。

在演讲中张勇指出,今天的中国已经站在了移动互联网大潮的最前沿,手机对零售的最大改变,是让用户更加易于触达,用户行为更加易于识别。这股汹涌的数字化浪潮给所有企业都带来了挑战和机会。为了更好的帮助企业转型升级,阿里巴巴搭建了一个集合电商、移动媒体和数字娱乐的生态系统,能覆盖中国 95% 的互联网用户以及 90% 的网购用户,并把品牌广告和购买转化无缝的融合在一起,此外,阿里也开辟了农村和全球化两大战场,大步走向「全球买,全球卖」。

针对淘宝天猫零售平台,张勇直言:淘宝不是 eBay,而是谷歌购物搜索,Instagram 和 facebook 等各类产品的混合体。淘宝远不止于销售,已经成为消费者发现潮流、阅读内容、形成社区的场景,用户每天花费在淘宝 app 上的时间超过 20 分钟。天猫也不是 Amazon,而是品牌的数字阵地,以此建立并营销自己的品牌,获得并运营用户。正因为淘宝天猫的这一独特属性,阿里巴巴能够占据中国网购市场的 80%,创下双十一 912 亿美元的销售奇迹。

在零售平台之外,张勇指出,阿里的数字媒体生态同样经初具规模,阿里拥有世界上第二大浏览器 UCWeb,并且孵化出神马搜索和 UC 头条两大产品,也拥有中国领先的视频平台优酷土豆,投资了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微博。这些媒体平台和电商平台无缝融合,由统一的用户 ID,数据系统和营销平台支撑,正在为企业带来前所未有的价值,赋能他们直通终端消费者,更有效的进行品牌建设,转化销售,并且利用阿里的全球化和农村布局进行有效的渠道下沉,利用互联网的能力实现产品创新的快速反应。

张勇强调,阿里巴巴始终坚持平台生态的策略,也只有平台生态的模式才能在如此庞大规模下实现高效率。张勇说:「阿里自己不进行买卖,也不拥有库存,我们的使命就是赋能别人,赋能商家,让别人的生意越来越容易。」

TECH2IPO/创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