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好女孩不应该学编程

设想这样一个场景,一名女性工程师和另两名男性工程师一同去会议室见客户,如果是第一次见面,客户会不会马上会认为这俩男的才是软件工程师,女的大概是行政或者设计吧。

几十年来,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都由男性主导,女性要是在这些领域有所建树都可以算新闻。社会普遍认为这几个行业对于智力要求高,需要长时间持续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只有男性才能胜任这些工作。对于女性工程师,大家的第一反应可能就是怀疑她的实力。

性别歧视无处不在,科技领域尤甚。国外问答网站上甚至有个无助的妈妈向网友求助,自己是程序员,到底怎样才能说服女儿放弃走自己的老路。

这个问题吸引了大量回复,并且排在前面的答案都认同IT圈存在显而易见的性别歧视。

其中有个回答者也是女程序员,叫Kasireddy,她回忆说,自己在大学期间曾经告诉父亲,未来打算从事软件工程方面的工作。出乎意料的是,父亲没有认可和鼓励,而是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工程对于女人真的很难。”

Kasireddy当时还年轻,无所畏惧,当然也就没听父亲的劝告,学了计算机专业然后顺利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随着职业生涯积累,她越来越体会到,父亲所说的不是个人偏见,而是对社会真相的客观描述。

她发现,在同一家公司做同一份职业的程序员,女性的薪水低于男性同事。曾经有位创业者雇佣了别的公司跳来的女工程师,给的薪水相比于她之前的待遇确实好很多,但相比于相同工作的男同事差一大截。

另一个例子是她从计算机培训班了解到的,学习表现差不多的学生,女生只敢申请初级程序员,最终找到的工作也多是初级程序员,而许多男生申请的多是高级职位。水平差不多的学生,就因为男女之别,在职场起步阶段就拉开了距离。

性别歧视植根于我们的社会。尤其是东方社会的女性,“你耕田来我织布”,“女子无才便是德”,女性勤俭持家才本分,到了现代,虽然绝大多数国家女性受教育的机会与男性平等,但社会对于女性的职业偏见从未变过,女性的完美职业就是家庭主妇,女性就应该在公司谋一份闲差,重心放在家庭,照顾子女做饭扫地。而男性追求职业理想就属于理所应当。

这种对于女性的偏见不是一朝一夕,而是人类社会几千年的文化积淀,甚至算得上隐藏的社会秩序。所以当女性进入编程行业,就自然需要面临社会偏见导致的不公。同事和领导会觉得,女性逻辑思维能力天生不如男性,迟早转行,所以不值得培养,女性在家庭上已经耗费了大量精力,所以就别平添麻烦委以重任了。

女性的工程师生涯相比于男性更为坎坷。她们面临更多的天花板,除了在工作上需要和男性一样努力,还要付出额外汗水以赢得领导和同事的信任,这些都是相比于男性的额外成本。女孩如果要进入这个行业,很容易沦为社会偏见的牺牲品。即便和男性付出的一样多,但回报却远不如男性。如果希望也在董事会占有一席之地,她们付出的汗水也要比男性多。

作为女程序员,虽然可以选择尽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改变同事对自己的看法,改变亲朋好友对自己的看法,但人生漫长,你会不断结识陌生人,甚至经常面临新的工作环境。而每一次,你可能都会面临不公平的歧视,需要花大力气消除他们之前的偏见。

选择了程序员职业就意味着毕生都要面对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作为普通工程师,要想改变大环境真的很难。这种全社会固有的偏见毕竟源自几千年的文化传承,就像愚翁移山,没有好几代人的牺牲,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所以很多女程序员到了一定年龄,自然就会明白自己作为社会机器的小小螺丝钉根本就无力扭转困局,最终不得不告别编程,放弃之前的积累,选择社会给女性既定的职业轨迹,转行设计、市场或行政,或者是直接做起家庭主妇。

当然,作为有责任感的社会成员,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偏见、消除偏见,甚至应该用行动告诉世人,女性在工程领域丝毫不逊于男性。但是作为一名普普通通,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安居乐业的好女孩,把五年甚至十年的黄金职业生涯拿来做赌注,真的值得吗?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tech2ipo.com)编辑 IMYG 撰写,转载或使用本文素材进行二次创作请参阅版权信息

TECH2IPO/创见

手机撕逼|我们都在北方的寒夜里,假装四季如春

尽管我们已经迎来了上半年的新机潮,但市面上的新品已经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智能手机的同质化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好在,乱世出枭雄,落后者总要憋一口气在胸中,奋力赶超。这让手机市场的未来多了一丝期待和盼望。

最急着跳将出来的,是联想手机业务负责人陈旭东。在与 Zealer 创始人王自如的一次对谈中,他明确放出狠话「Moto 的下一款旗舰机一定是重新定义市场的产品」。

对于联想而言,2016 年手机行业大洗牌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把陈旧的 PC 行业看作联想的过去,孱弱不堪的手机业务是现在,三星、索尼、HTC 等都在全力开展的 VA/AR 就是未来。而联想在这个公认的个人计算设备的未来里,毫无谋划。倘若联想继续在手机市场连连遭遇败仗,这个辈分比 BAT 还高的制造业集团恐怕不会有好日子过。

同样身为传统厂商的华为和酷派则各有绝招,一个靠研发+营销,一个靠资本和品牌再造(360),都算得上顺风顺水。然而随着手机市场的增长逐渐放缓,增量变为存量。各大厂商的份额必然是此消彼长,你死我亡的关系。

销量和声量越来越大的乐视,时刻牵引着友商们的注意力。恰好今天是乐视进入手机行业一周年,这家以「生态概念」营销见长的视频内容公司高调宣布,这一年顺利取得了 1000 万台销量的好成绩。

乐视还把小米、魅族、360、一加四个友商的首年销量摆出来,着实过了把瘾。不管这 1000 万销量中有多少水分,乐视集团旗下负责手机生产的公司乐视致新亏损一直在扩大是不争的事实。

在「生态化反」逻辑支配下的乐视移动,显然需要通过高增长来维系投资者和公众的信心。巨额亏损的口子总能通过某种移花接木的手法掩盖掉,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魅族、一加、360、甚至格力等没有「生态」可以化反的厂商该怎么办呢?

幸好还有京东。

从 3 月起,京东就同 360 等多个手机厂商签下包销协议,根据不同机型承诺 2016 年卖出数量不同的机器。京东对 3C 的倚仗仍然很重,而混战一团的手机厂商恰好可以利用这个庞大的线上销售渠道出货,各取所需。

然而京东并非万年灵药,手机市场线上线下两个渠道二分天下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仅仅依靠线上出货,已经无法在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更何况,稍有实力的厂商早已开始布局印度、非洲等海外市场,用口碑拉动出货量。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IDC 的预测,2016 年全球手机市场出货量增长将首次跌至个位数,仅为 5.7%。这意味着,留给全球手机厂商的时间窗口将会越来越小。

而这一情况,在中国市场尤为突出。国产手机厂商正处在寒风呼啸的冬夜里,却仍要假装四季如春,真让人倍感艰辛啊。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tech2ipo.com)科技记者 @DavidZh 原创,转载或使用本文素材进行二次创作请参阅 版权信息 。*

TECH2IPO/创见

搜狗与微软达成合作 发布英文及学术搜索

北京时间2016年5月19日,搜狗宣布与微软正式达成合作,搜狗搜索将对接微软必应全球搜索技术,推出搜狗英文搜索、搜狗学术搜索两个垂直频道,旨在为中国用户打造「权威、全面、精准的」英文搜索体验。

搜狗方面表示:

搜狗与微软合作的此项搜索服务将对接全球范围内多达万亿的英文信息,确保在用户提出英文搜索需求时,为用户找到最精准的英文网页信息及英文学术数据,让用户轻松获取到一手的专业文献、原味的同步资讯和权威的源头信息,从而服务中国日益壮大的学术、投资、时尚、娱乐、咨询、专业技能等领域全球资讯和信息的需求人群。此外,搜狗洞察中国用户的搜索习惯,英文搜索频道提供自动翻译功能,用户可以直接输入中文词语搜索出英文结果。

同时,搜狗上线全新的学术搜索频道,提供权威学术内容,满足国内各领域专业研究用户的学术搜索需求。在引入微软必应精准学术知识图谱技术后,搜狗学术构建以论文为核心的知识图谱卡片,包含学术文献、学术人物、学术期刊和学术会议等不同类型的内容,并支持时间、作者、领域、期刊及会议多维度的筛选,以及引用下载等实用功能,帮助用户可以便捷地查询到全球英文学术资料,与国外名校学者同步世界最新的学术成果,提升学术研究的效率和质量。

英文及学术搜索垂直频道的建立,也同步升级了搜狗网页搜索的英文搜索服务,当用户在网页搜索页面查询英文关键词时,能够准确判断出用户的搜索意图,为用户提供相应的中英文搜索结果及英译汉词典词条,满足用户无需切换,一步获得双语信息的搜索需求。

TECH2IPO/创见

反正都是「二手货」阿里把闲鱼和拍卖联合起来了 不过它们能算是「分享经济」吗?

5 月 18 日,阿里巴巴集团在杭州宣布将旗下「闲鱼」和「拍卖」业务将「合并同类项」。

阿里巴巴集团 CTO 张建锋出席发布会表示:作为阿里集团旗下两项高速成长的业务,「闲鱼」和「拍卖」都具有很强的相似性,比如强互动的社区基因,并探索包括闲鱼拍卖、闲鱼二手交易、闲鱼二手车在内的多种业务形态。并特别强调「闲鱼和拍卖不是相加,而是相乘。」张建锋说。

实际上,在 2003 年淘宝网在刚诞生的时候,「拍卖」就已经是一种交易方式了,只是当时整个中国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仅为 5 万亿人民币,消费者手中可流转的商品乏善可陈;而就在 5 月初阿里巴巴公布的财报显示,光是阿里巴巴集团 2016 财年平台销售额已超过 3 万亿,这也为「拍卖」这种交易模式创造了重要的话语环境。

阿里旗下拍卖业务则上线于 2012 年,该平台上拍品标的形形色色,包括明星名人、司法资产、上市公司股权、海外岛屿、意大利古堡等,近期在「papi 酱拍卖」中使用的全球首创的「边看边拍」新玩法创下了 500 万人围观和参与的记录。阿里拍卖业务方面表示,在互联网时代,拍卖可以跨越时间和地理的界限,召集最多的参与者、实现被拍物品的「价值最大化」,也让参与拍卖的门槛降低。

闲鱼目前开始采用邀请制的方式,对部分个人认证用户定向开启「大众拍卖」的尝试。规则进一步完善后,平台会逐步开放让越来越多的用户参与其中。

阿里多次强调,「闲鱼」与「拍卖」相似的地方在于:社区+拍卖+交易=分享经济社区化平台。并特别强调这是一种新的「分享经济」模式。并认为「闲鱼、拍卖天然带有草根社区与分享经济的基因,一旦合体,将有望彻底打通海量用户、移动社区群落与商品交易的链路,勾勒出一幅分享经济模式的巨大想象力蓝图。」

然而目前业界对于「分享经济」这个概念有广泛共识的定义是「共享经济 (Share Economy) 是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他人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也就是说,分享经济的重点在于转让资源的「使用权」而保留「所有权」。然而不管是在「闲置物品交易」或者「拍卖」中,资源的「使用权」和「所有权」都已经被转让,那么是否还能被看作为一种「分享经济」吗?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在淘宝/天猫上的这种交易模式也是否能够算到分享经济中呢?

阿里巴巴 CTO 张建峰(行癫) 告诉 TECH2IPO/创见记者:

(淘宝/天猫模式与闲鱼/拍卖模式区别在于)一个是生产经营行为,一个是社区行为,这是很明显的区分。因为我以前用来交换的商品是近货进来的,并不是自用的,这个是非常明显的区别。所以刚才也说到,我们整个组织形态,包括整个排序形式,都不是依照一些传统的零售的角度来看的,做销售、做品牌、做推广,都是根据你的兴趣是不是相关,跟你的周边,等等来做一些决定的因素。并不是以赚钱为模式的,我们其实并不是为了赚钱,是把闲置的东西处理,我认为分享经济这个事情,本身就可以重新定义。
所以这个本身也是一个交换,要重新定义,有些是实物的交换,有些是时间的交换,有些是空间的交换,这个肯定是你做到多少规模、做到多少大,对整个经济的发展,包括一些创新的帮助,要重新定义,这个名词是什么,不能定义一个名词然后在这个名词上干事情。

闲鱼负责人处端也补充认为分享并不是说今天我把这个杯子或者把这个东西借给你了才叫分享,闲鱼对「分享」概念的理解会更深一些:

我们认为分享是价值得到了传递,这就叫分享。闲鱼一开始做闲置的时候,其实这个东西在你这里价值趋近于零,但是在别人那里价值得到了放大,这是最好的分享。

也就是说在阿里巴巴看来,「分享经济」的这个定义需要更新,重点并不在于资源「使用权」和「所有权」的归属,而在于「是否可以把闲置的物品创造出价值」,同时「并不是以赚钱作为目的」。

在我看来,互联网世界中的「概念」如同互联网世界一般是「碎片化」的,出于公司营销的需要经常会把一些概念进行所谓的「升级」、「颠覆」、「改变」、「创新」,甚至于「创造」一些新概念。正比如「分享经济」这种概念本身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说法,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Community Structure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ARoutine Activity Approach)中提出。只是由于为了适应新产品的出现,「共享经济」又重新火热了起来,所以到底「共享经济」的定义究竟是什么永远也不会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并相当程度上受到市场营销的影响。

另外,也有一些所谓「分享经济专家」也提出过,共享经济的主要特点是,「包括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这个第三方可以是商业机构、组织或者政府。个体借助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阿里巴巴认为的「分享经济」概念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TECH2IPO/创见